首页 \ 美国

美国法律制度概况

一、美国法律制度导言

二、特征

三、普通法和衡平法

四、美国司法系统概览

(一)法院

(二)法官

五、宪法

(一)作为最高法律的宪法

(二)政府的原则

(三)修正案条款

六、部门法


一、美国法律制度导言

自从哥伦布(Christopher Columbus)于1492年航行至美洲后,大批欧洲人便开始拥向这片“新大陆”。不过人们通常把第一批英国定居者(the first English Settlers)于1607年到达弗吉尼亚(Virginia)的詹姆斯顿(Jamestown)视为美国法律制度历史的起点。美国法制史可以大体上分为两个时期,即英属殖民地时期(the Period of the English Colonies)和美利坚合众国时期(the Period of the United States)。虽然美国的法律制度是在英国法律传统的基础上形成和发展起来的,但是在近四百年的历史进程中,美国的法律制度也形成了一些不同于英国法律制度的特点,如公诉制度(Public prosecution)等。

美国属于普通法系(Common Law Legal System)国家,其法律制度有两个基本特点:一是以分散制(decentralization)为原则;二是以判例法(Case Law)为主体。美国除联邦政府外,还有州政府、县政府、市政府、镇政府等,而且这些政府都是相互独立的,各自在其管辖范围内享有一定的立法权和执法权。因此有人说美国是“一个有许多政府的国家”(a country of many governments);而美国的法律体系则是一个“零散的无系统”(fragmental no-system)。诚然,美国现在也有很多成文法(written law)或制定法(statutory law),但是其法律制度仍是以判例法为主体。换言之,“遵从前例”(stare decisis)仍然是美国司法活动中最重要的原则之一。以上两点对于理解美国的法律制度具有重要意义。

二、特征

美国既是一个非常新的国家也是一个非常老的国家。与许多别的国家相比它是一个新的国家。同时,它还因新人口成分和新州的加入而持续更新,在此意义上,它也是新国家。但是在其它的意义上它是老国家。它是最老的“新”国家——第一个由旧大陆殖民地脱胎而出的国家。它拥有最古老的成文宪法、最古老的持续的联邦体制以及最古老的民族自治实践。

美国的年轻(性)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特点就是它的历史肇始于印刷机发明之后。因此它的整个历史都得以记录下来:确实可以很有把握地说,任何其它国家都没有像美国这样全面的历史记录,因为像在意大利、法国或者英国过去的传说中湮没的那样的事件在美国都成了有文字记载的历史之一部分。而且其记录不仅全面,还非常浩繁。不仅包括这个国家自1776年以来的殖民时期的记录,还有当前五十个州以及各州和联邦(nation)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网络的历史记录。因此,举一个非常简单的例子,美国最高法院判例汇编有大约350卷,而一些州的判例汇编也几乎有同样多的卷数:想研究美国法律史的读者要面对的是超过5000巨卷的司法案例。

我们不能说一个文件或几个文件就能揭示出一国人民或其政府的特性。但如果横跨一百多年的千百万个文件敲出始终如一的音调,我们就有理由说这就是其主调。当千百万个文件都以同样的方式去解决同样的中心问题,我们就有理由从中得出可以被称为国民特定的确定结论。

三、普通法和衡平法

同英国一样,美国法律制度从方法论上来说主要是一种判例法制度。许多私法领域仍然主要是由判例法构成,广泛而不断增长的制定法一直受制于有约束力的(解释制定法的)判例法。因此,判例法方法的知识以及使用判例法的技巧对于理解美国法律和法律方法是极其重要的。

从历史的角度来看,普通法就是由英国皇家法院的巡回法官的判决所得出的普通的一般法——优于地方法。采纳或执行某项诉讼请求是以存在法院令状这种特殊形式的诉为前提的,而这就使最初的普通法表现为由类似于古罗马法的“诉”所构成的体系。如果存在令状(于1227年),诉讼请求就可以被采纳或执行;没有法院令状(为前提)的诉讼请求就没有追索权,因而该诉讼请求也不存在。“牛津条例”(1285年)禁止创设除了“个案令状”之外的新令状,这种“个案令状”使该制度变得较为灵活了,而且导致了后来合同和侵权法的发展。

对于诉的形式的严格限制及由此产生的对追索权的限制导致了衡平法和衡平判例法的发展。“衡平”的一般意义就是寻求“公平”,即公平且善良地裁决,它最初是由国王,后来由作为“国王良知守护人”的大法官颁行,以便在艰难的案件中提供救济。但是到了十四世纪,衡平法和衡平判例法发展成了一个独立的法律制度和与一般的普通法法院一争高下的司法系统(衡平法院)。其规则和格言变得非常固定而且在某种程度上不像在其它法律制度中一样灵活。衡平法的特点有:以特定履行(或实际履行)的方式提供救济(与普通法提供补偿性损害赔偿金的救济方式形成对照);强制令(为或者不为某项具体行为的临时或者最终法令);渗透了整个法律制度并且能在许多场合下揭示现代法律概念的起源的所谓的衡平法格言的发展。不过,一般都是只有在普通法救济不充分时,才会出现衡平法救济。比如,优于普通法损害赔偿金被认为是不充分的,这是因为考虑到不动产所具有的唯一性,这些赔偿金无法补偿不动产购买人(的损失),就可能判以特定履行购买不动产。

与普通法一样,衡平法通过司法接纳或通过明确的制定法条款,成了美国法律的一部分。目前,这两个法律制度在许多美国司法管辖区中得以融合(始于1848年的纽约),因而,在这些司法管辖区以及联邦的实践中只存在一种形式的民事诉讼。只有为数很少的州还保留着单独的衡平法院。尽管如此,提及这一历史演变仍然是很重要的,因为它一方面解释了许多当代法律概念(如财产法中的所有权分割)的起源和意义,另一方面,它仍然与做出某些裁决有一定的关联,比如是否有权获得陪审团的审理(这仅发生与普通法的讼案中,在其它案件中仅由法官审理)。另外,这种区别将决定“通常的”普通法赔偿金救济是否适用或者是否可以使用“特别的”衡平法特定履行救济。

“判例法”代表了整个的法官造法体系,而且在现代还包括了普通法和衡平法先例。在不准确的和令人迷惑的用法中,“普通法”和“判例法”这两个术语通常被当作同义词来使用,在这里,“普通法”这个术语一般代表着法官制定的法,以示区别制定法。“判例法”总是代表着法官制定的法律,而“普通法”则相对来说,根据想表达的意思不同,要么代表普通法主题事项(即具体问题)上法官制定的法律,要么在更广范围内指所有法官制定的法律。

四、美国司法系统概览

美国法院系统的突出特点是“双轨制”,即由联邦法院和州法院这两个相互独立且平行的体系组成。联邦法院行使美国宪法授予联邦政府的司法管辖权。在刑事领域中,联邦法院负责审理那些违犯联邦法律的刑事案件;在民事领域中,联邦法院负责审理以合众国为一方,涉及“联邦性质的问题”,以及发生在不同州的公民之间且有管辖权争议等种类的民事案件。州法院的司法管辖权较为广泛。按照美国宪法的规定,凡是法律未明确授予联邦法院的司法管辖权,均属于州法院。在实践中,绝大多数刑事案件和大多数民事案件都是由各州法院审判。

联邦法院是一个统一的系统。它是由联邦最高法院(the Supreme Court)、13个联邦上诉法院(Courts of Appeals)和94个联邦地区法院(District Courts)组成。此外,还有索赔法院(the Court of Claims)、关税法院(the Customs Court)、关税及专利上诉法院(the Court of Customs and Patent Appeals)等联邦特别法院(Special Courts)。各州的法院系统并不完全相同,但一般也都包括三级法院:基层法院多称审判法院(Trial Court)或巡回法院(Circuit Court);中级法院多称上诉法院(Appellate Court or Court of Appeals);高级法院多称为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但在纽约等州,高级法院成为上诉法院。许多州也有一些专门法院,如医嘱检验法院(Probate Court)、青少年法院(Juvenile Court)、家庭关系法院(Court of Domestic Relations)和小额索赔法院(Small Claims Court)等。此外,每个城市还有自己的法院,主要负责审理交通违法、青少年犯罪、家庭纠纷及其他与城市法令有关的案件。

美国的联邦法官都是由总统任命的;各州的法官多经选举产生,但也有些是由地方行政长官(如州长或市长)或地方立法机关(如州议会或市议会)任命的。一般来说,联邦和州最高法院的法官称为大法官(Justice),上诉法院和审判法院的法官则称为法官(Judge)。此外,有些基层法院的审判人员还称为治安法官(Justice of the Peace)或司法官(Magistrate)。美国的法官虽然没有职称级别之分,但人们有时也会看到“副”(Associate,或译“助理”)法官的称谓。例如,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9名大法官中,除首席大法官(Chief Justice)外,其他8人均可称为副(或助理)大法官(Associate Justice);而一些州审判法院的巡回法官(Circuit Judge)之下也设有副(或助理)法官(Associate Judge)。在美国,一审案件一般由一名法官独立审判,上诉案件则由若干名法官组成合议庭(Collegiate Panel or Collegiate Bench)共同审判。

(一)法院

美国共有五十二个独立的法院系统。哥伦比亚特区以及每一个州都有其自己非常发达和独立的法院系统,另外还有一个独立的联邦法院系统。联邦法院并不高于州法院;它们是由美国宪法第3条第2款授权的一个处理特定联邦利益的独立的并列存在的系统。存在两套平行的法院系统经常会产生关于州和联邦系统的关系问题,这是联邦主义的重要问题。由九位大法官组成的美国最高法院位于所有这些系统之上,具有最终的和支配性的发言权。

尽管不少州如内布拉斯加有一个两级体制,而联邦法院和大多数州都是三级模式。这意味着对于任何诉讼人,都有机会将其案件提交到审判法院,如果他败诉了,那么还有两个级别的上诉的权利,而他最终有可能在上诉中胜诉。比如,在联邦系统内,受理法院是美国地区法院,每个州都至少有一个审判法院。许多大的州根据人口、地理以及待处理案件数量等因素划分为两个、三个甚至四个司法管辖区。美国共有94个地区,而每一个地区法院有一个或者(通常)有两个以上法官。在地区法院受到不利的裁决之后,诉讼人可以上诉到该地区法院所在的巡回审判区的美国上诉法院。联邦系统内共有11个按数字排列的中级上诉法院,每一个都包括三到十个州或者其它属地。另外,哥伦比亚特区有一个上诉法院,审理来自当地联邦地区法院的上诉案件,以及一个为联邦巡回审判区而设立的上诉法院,接受来自各种特别的联邦法庭如求偿法院的上诉案件。每一个上诉法院都有四个以上的法官,他们其中三人组成合议庭对地区法院的裁决以及一些行政机关的裁决进行审查。在某些案件中,在上诉法院败诉的诉讼人可以获得美国最高法院的审理。各州法院的案件同样可以经过一个审判法院、一个上诉法院和一个州最高法院。如果涉及联邦宪法问题,州最高法院的裁决可能受到美国最高法院的审查。自从1988年以来,合众国最高法院可以自由裁量是否审查民事案件;而实际上所有的民事案件都作为(当事人的)权利而上诉到最高法院的做法已经被废除了。

三级体制在最高法院所扮演的角色上有所不同。(各州)所采用的不同做法反映了关于最高法院应当发挥什么作用的不同观念(哲理)。比如,在加利福尼亚,只有被判死刑的刑事案件才可以上诉到州最高法院。同样,在联邦法院中,除了在一些非常有限的情况下,向合众国最高法院上诉属于其根据调案调卷令进行自由裁量的事项。该法院自行决定哪些是最主要的问题而值得其关注,并且会拒绝审查它认为会产生不重要的问题的裁决。它以这种方式对下级法院的司法行为进行以个案为基础的监督。在这一问题的另一端,如在纽约,成文法规定大量的案件都存在向州最高法院的上诉权。纽约上诉法院的主要作用就是确保案件得以正确裁决。在您要确定这些上诉法院的特定规则的时候,有必要仔细察看该系统的相关立法。

(二)法官

那些获准法律执业的人当中只有不到二十分之一是联邦、州、县、或城镇法院的法官。除了一些较低级别的法院之外,一般都要求法官具备执业律师资格,但是他们在担任法官期间不得执业。由于一致性太少,因此除了指出关于选任法官的等级、遴选方法及其任期的三个明显特点之外,很难再作进一步的概括。

法官是从执业律师中选任出来的,很少从政府服务或者教育行业选任。在美国不像许多其他国家一样有职业法官,而且对于希望成为法官的年轻的法学院毕业生来说没有规定的途径要走,不必要进行学徒,也没有必须(先行)进入的行业。年轻的法学院优秀毕业生作为联邦或者州法院最为著名的法官的法律助手工作一、两年只能从他们身上获取经验作为回报,而不是从事法官职业的保证。不过一名低等级法院的法官获得高等级法院的职位的情况却是很常见的,尽管这还不能说是一种规则。法律职业并非完全无视职业法官的优势,但是人们通常认为美国律师带给法院的经验和独立性比这种优势更为重要。这个国家最高法院的许多优秀法官都没有先行的法官经历。批评意见集中在这种盛行的法官遴选方法上。

州法院法官通常通过选举产生,而且一般都是由公众进行投票,但偶尔由立法机关投票。公众选举受到包括美国律师协会在内的很多人的反对, 其理由是公众对法官职位的候选人缺乏兴趣而且所知甚少,因此其结果通常受到政党领袖的操纵。由于许多地方律师协会承诺对候选人的资格进行评估并据此决定支持与否,因此情况得到一定的改善。

自从1937年以来,美国律师协会提出了一个替代制度,根据该制度,地方长官从一个特别提名委员会提交的名册上指定法官,而法官要定期参加没有竞争对手的续任公众选举,选举的依据是其工作成绩。这一制度目前正在极少数州至少针对一些法官得以实施。在一小部分州里,在立法机关批准的前提下,法官由州长任命。

在参议院批准的前提下由总统任命联邦法官也是一种选任方法。即使在任命制度中,法官的选任也无法免除政治的影响,因而被任命者通常属于总统或州长的党派。但是联邦法官的候选人名单要提交给美国律师协会的一委员会,而且一般只有在经其同意的情况下才得以任命。大法官和首席大法官的职位的安置通常与其它法官职位相同,尽管在一些州是以轮流的方式从法院成员中按照(在本院)工作的资历或根据法官的投票予以选任。美国的首席大法官在参议院同意的前提下由总统任命。

第三个特点是法官通常有任职期限而非终身制。普通的司法管辖区的法院一般为4、6或者8年,而上诉法院则为6、8、或10年。令人欣慰的是,即使在以公众选举方式选任法官的地方,那些工作令人满意的现任法官通常都能连任。在一些州法院和联邦法院,法官终身任职。无论任期制还是终身制,法官只有在出现重大的过错行为时才受到罢免而且要经过正式的程序。罢免的情况确实极其罕见,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联邦法官经过正式的程序受到罢免。法官不因其民事司法行为而招致民事(赔偿)责任保证了司法的独立性,即使有欺诈和腐败行为也是如此。

美国律师协会的《法官行为准则》作为法官应当遵守的一个标准受到广泛的接受。高级司法职位的工资虽然低于成功的私人执业律师的收入,但通常非常之高,这些职位的声望也很高,因而法官职位能够吸引全国最有能力的法律人才。美国法律界的大家大部分都出自著名的法官。

五、宪法

英美法系国家中常见的法律分类(Classification of Laws)有三种:第一种是把法律分为普通法(Common Law)和衡平法(Equity);第二种是把法律分为实体法(Substantive Law)和程序法(Procedural Law);第三种是把实体法分为公法(Public Law)和私法(Private Law)。公法包括宪法、行政法、刑法、税法等;私法包括合同法、侵权法、财产法、公司法、家庭法等。在公法中,宪法占有最为重要的地位。虽然美国的每一个州都有自己的宪法,但是人们通常所说的宪法都指联邦宪法。

1777年,美国联邦议会通过了“邦联条例”(Articles of Confederation and Perpetual Union)。这是美国最早的宪法性法律文件。1789年,美国立法机构大陆会议又通过了一部新的宪法性文件,即联邦宪法。这部宪法至今仍然是美国的最高法律。

美国联邦宪法最初只有7条,近 8000字,后来又补充了一系列修正案(Amendments)。前10条作为一个整体——合称为“人权法案”(the Bill of Rights)——于1789年由国会通过,于1791年由11个州批准而生效的。目前,美国联邦宪法共有27条修正案。正因为美国联邦宪法内容简洁、富有灵活性,而且以修正案方式不断完善,所以它才成为世界上“寿命最长”的成文宪法。

(一)作为最高法律的宪法

美国宪法虽然是一部相对比较简单的文件,但它自我定名为“国家的最高法律”。制定这一条款意味着,如果各州宪法或者各州立法机关或美国国会通过的法律与联邦宪法相抵触,他们就是无效的。最高法院在两个多世纪的时间内所做出的各种裁决确认并强化了宪法至上原则。

最后的权力归于美国人民,如果他们愿意,可以通过修正宪法或者起草一部新宪法(这至少从理论上来说是可行的)的方式来改变这部基本法。但是,人民并不直接行使这种权力,他们将日常的管理事务委托给经过选举或者委任的公共官员们。

公共官员的权力是有限的。他们对公务行为必须符合宪法和根据宪法制定的法律。选举产生的官员必须定期接受改选,届时其业绩要受到彻底的公开审查。委任产生的官员要根据(有委任权的)人或者机关的意愿来做事,而且如果其表现不能令其满意,就会被免职。在这一问题上的例外情况是由总统对最高法院大法官和其他联邦法官的终身性委任。

美国人民表达其意愿最常见的方式是选举投票。不过,宪法还是规定了在公共官员出现严重的不法行为或渎职行为时,通过弹劾程序予以免职的做法。第二条第4款规定:

“总统、副总统和合众国的所有文职官员,因叛国、贿赂或其他重罪和轻罪而受弹劾并被定罪时,应予免职。”

在这种情况下,众议院必须投票通过一个弹劾法案。然后由美国(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主持在参议院对该公共官员进行审判。

在美国,弹劾被认为是一种非常严厉的措施。在过去的二百年里,只有十三位美国官员受到弹劾,其中有九位法官,一位最高法院的助理法官,一位国防部长,一位众议员和一位总统,即安德鲁•约翰逊(关于另外一位总统理查德•尼克松,虽然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建议对其进行弹劾,但在众议院投票之前他便辞去了总统职务。)在这十三个案例当中,只有四名法官被宣告有罪而免职。各州官员也同样可能受到其相应的州立法机关的弹劾。

除了提出一般性政治观念之外,宪法还规定了政府体制的蓝图。它用三个主要的条款规定了美国政府的三个部门:立法、行政和司法,它们各自拥有相应的职权,承担相应的责任。(联邦宪法中)相当详细地列出了立法部门可以制定法律的项目,尽管多年来的司法裁决已经扩展了国会(立法)活动的范围。总统作为行政部门的首脑,其权力和责任也(在宪法中)被规定下来。宪法还规定了联邦法院的体制及其与其他政府部门的关系。

(二)政府的原则

尽管这部宪法自从其最初通过至今已经在许多方面有所改变,它仍然保持着1789年的基本原则:政府的三个主要部门相互分离和独立。赋予一个部门的权力会受到其他两个部门的权力的微妙制衡。每一个部门都作为对其他部门可能滥用职权的制约。

宪法与根据宪法条款通过的法律以及由总统签署并由参议院批准的条约的效力高于所有其他法律和行政法规。

所有的人在法律面前都是平等的并有权获得平等的法律保护。所有的州都是平等的,任何州都不能获得联邦政府的特别待遇。在宪法的范围内,各州必须承认和尊重其他州的法律。各州政府在形式上必须与联邦政府一样采取共和体制,最终权力归于人民。人民有权利用宪法规定的合法手段改变其政府的体制。

(三)修正案条款

宪法的起草者非常清楚,如果宪法要能够持久并与国家的发展保持同步,有时就需要修改。他们还意识到修改宪法的程序不能太容易,从而可能产生构想拙劣的和草率通过的修正案。由于同样的原因,他们希望确保少数人不能够阻止大多数人所希望的(修宪)行为。

他们的解决办法是设计一种修改宪法的双轨程序。国会两院三分之二多数票可以提出修宪动议。而三分之二的州立法机关也可以要求国会召开修宪大会讨论和起草修正案。在这两种情况下,修正案都必须得到四分之三的州的批准才能生效。

除了宪法本身的直接修改程序之外,宪法条款的效力也可以通过司法解释而被改变。在共和国历史的早期,在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马伯里诉麦迪逊案中,最高法院确立了司法审查(权)原则。这种司法审查权是法院对于国会的法案进行解释并确定其合宪性的权力。多年以来,法院在从政府对无线电和电视的管制到刑事案件中被告的权利等问题上的一系列裁决,都具有改变宪法指向的效果,但并未有宪法本身的实质性变化。

国会关于实施这部基本法或者为了使其适应变化的情况而通过的立法也以某些微妙的方式改变着宪法的含义。大量的联邦政府行政机关的规则和规章也在某些方面具有类似的效果。按照法院的意见,在这两种情况下,严格的检验标准就是这种立法和规章是否符合宪法本身的意图和目的。

六、部门法

(一)行政法

美国的法学家认为,行政法是管理政府行政活动的部门法。它规定行政机关可以行使的权力,确定行使这些权力的原则,以及对受到行政行为侵害的人给予法律上的补救。行政法一般被认为是属于公法的范畴,但是在美国,公法和司法之间的区别不像在大陆法系国家中那么严格,因此,美国的行政法案件也由受理私法案件的普通法院审判。

行政法包括实体法和程序法的内容。美国行政法研究的主要对象是后者。就联邦一级而言,美国的行政程序法可以追溯至1789年的联邦宪法修正案,但是在实质意义上的行政程序则始于1887年为处理铁路工业问题而成立的周记商业委员会。该委员会是美国联邦行政部门最早的独立规制机构(Independent Regulatory Agency)。20世纪30年代,在罗斯福总统推行的“新政”(the New Deal)时期,各种联邦行政机关如雨后春笋般建立,美国的行政程序法也得到了长足的发展。

美国的行政法是由宪法、法律、判例、行政规章等组成的。其中,最为重要的是联邦宪法第五修正案中的正当程序(Due Process)条款和1946年的联邦行政程序法(Federal Administrative Procedure Act)。

(二)刑法

美国的刑法主要属于各州的司法管辖权范围。换言之,绝大多数犯罪都受到各州刑事法律的管辖。联邦政府只是在涉及民权、税收、邮政、商业等问题上制定了一些刑事法律。此外,针对联邦官员和联邦财产的犯罪也受到联邦法律管辖。虽然美国的刑法是在判例法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但是目前美国各州都有自己的刑法典。1962年批准的《标准刑法典》(Model Penal Code)对联邦和各州的刑事法律都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刑法中的主要问题有三个:犯罪(crime)、刑罚(punishment)和刑事责任(criminal liability)。在美国,各州法律中关于犯罪定义和种类的规定并不尽相同。一般来说,犯罪可以分为重罪(felony)和轻罪(misdemeanour)两大类。而每一种犯罪又可以分为若干等级,以表明其相对的严重性。刑罚一般都由法官确定。虽然刑法典中没有量刑标准,但是联邦和各州多有指导法官判刑的量刑指南(Guidelines for Sentencing)。美国在1965年开始废除死刑(capital punishment),但是在1976年又开始恢复死刑。南部各州恢复死刑较早。纽约州直到1995年才恢复死刑。目前,美国大约四分之三的州的法律规定有死刑,而没有死刑的州主要集中在美国的东部和北部。从1976年至1992年11月5日,美国共有184人在20个州被执行死刑,而在狱中等待死刑的囚犯为2636人。美国的死刑上诉程序十分复杂,而且名目繁多,耗费时间,因此,死囚犯在狱中等待死刑的时间超过20年者屡见不鲜。刑事责任问题中最具代表性也最易产生争议的就是被告人是否有精神疾患(instanity)的问题。在杀人罪等重大刑事案件的审判中,被告方进行“精神不正常辩护”(insanity defense)的做法十分常见。1981年3月发生在华盛顿市的辛克雷企图谋杀里根总统案就是一个绝好的实例。

(三)民权法

美国的民权法是20世纪中期以黑人为主要力量的民权运动的产物。该运动的主要目标是取消种族隔离(racial segregation)和种族歧视(racial discrimination)制度。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的国防工业便有禁止种族歧视的规定。二战后,美国军队取消了种族隔离制度。1955年12月5日,亚拉巴马州蒙哥马利市的黑人妇女罗莎•帕克斯因在公共汽车上拒绝移到黑人座位而被捕。黑人群众纷纷为此举行抗议活动。黑人领袖马丁•路德•金博士运用黑人教会的传统力量,使自发的种族抗议转变为一场声势浩大的民权运动。1960年,在北卡罗来纳州的格林斯伯勒市出现了黑人集体坐进白人饭馆的反种族歧视运动。随后,这一运动席卷美国南部,迫使商店、饭馆、图书馆和电影院等取消种族隔离制度。1963年8月,马丁•路德•金领导了抗议种族歧视的“向首都华盛顿大进军”,使民权运动达到高潮。1964年,美国国会通过民权法案(the Civil Rights Act),禁止公共设施和公共场所所有种族歧视现象,并规定凡坚持设立种族隔离学校的社区,国家将停止发放其教育经费。

虽然美国是一个宣扬自由和平等的国家,但是种族歧视现象仍然存在。在司法实践中,每年都有很多涉及种族歧视问题的案件,或者说违反联邦民权法律的案件。例如,1991年3月3日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市数名白人警察殴打黑人青年罗德尼•金的案件最终就是以违反民权法律的名义进行的审判。

(四)合同法

美国很少使用与刑法相对应的民法和经济法这两个概念,因为无论是作为成文法还是普通法,美国都没有这两个部门法(路易斯安那州受法国影响而有民法典)。有关民事或经济领域的法律多属于私法的范畴,而且十分零散。其中最主要的法律部门包括合同法、侵权法、财产法、公司法、家庭法、商法等。

在美国,合同法主要是州法律,而不是联邦法律。不过,由于合同法的主要渊源是普通法或判例法,所以各州的合同法大同小异。20世纪以来,美国也出现了一些涉及合同问题的成文法,如统一商法典(Uniform Commercial Code)、消费者保护法律(Consumer Protection Statutes)、劳工法(Labor Law)、保险法(Insurance Law)等。虽然各类合同的主体和对象有所不同,但是合同法的一般原则均可适用。总的来说,美国的合同法旨在说明在社会交往和经济活动中,不同主体之间的交易或约定在什么情况下应由法律保证执行、法院强制执行的限度,以及在违约发生时可以采用的法律补救方法等问题。

按照美国合同法的规定,一项合同成立的基本条件是有约因或对价(consideration),即双方有交换的要求(requirement of exchange),而且一般应有书面形式。如果某项约定对一方来说属于不当得利(unjust enrichment),则该约定不应由法律强制执行。合同的构成(contract formation)主要包括要约(offer)和承诺(acceptance)。如果一项合同的构成中包含有诈欺(fraud)、虚假陈述(misrepresentation)、强迫(duress)、显失公平(unconscionability)等因素,则其亦不受法律保护。在合同履行问题上,对合同的解释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当合同一方或双方违约时,美国的合同法倾向于赔偿金性质的补偿方法。具体来说,包括预期赔偿金(expectation damages)、补救协议(agreed upon remedies)和衡平救济(equitable relief)。补救协议又包括预定违约金(liquidated damages)和清偿协议(settlement agreements)。衡平救济又包括特定或实际履行(specific performance)、强制令(injunction)和恢复原状(restitution)。美国合同法的内容和形式反映了美国的法律传统和社会价值观念。

(五)侵权法

英文中的侵权法(Tort Law)一词又可译为“民事损害赔偿法”。它主要涉及侵犯他人的人身、财产、名誉、商业等方面权益的民事过错行为。虽然这种过错行为可能具有犯罪行为的性质,但是侵权诉讼与刑事诉讼的目的截然不同。前者的主要目的是赔偿受害人的损失;后者则是惩罚犯罪。

在美国,侵权法主要属于州法律的范畴,而各州的侵权法并不完全相同。诚然,侵权法主要由判例法组成,但是美国大多数州都有一些独立的法律来解决有关民事侵权行为的专门问题。在联邦法律中,1946年的联邦侵权索赔法(Federal Tort Claims)是最主要的一个。

侵权行为可以分为故意侵权行为、过失侵权行为和严格责任侵权行为;也可以分为人身侵权行为和财产侵权行为;此外还有宪法侵权行为、政府侵权行为、夫妻侵权行为、海上侵权行为、汽车侵权行为、准侵权行为等概念。对侵权行为的一般救济方法是对侵权行为所造成的损害予以一定的金钱补偿。在涉及交通事故等领域的侵权赔偿已广泛采用了保险赔偿的方式。

(六)财产法

美国的财产法根源于英国的封建土地法,因此,财产法在动产和不动产之间是有区别的。不过,由于动产在现代社会中已多被置于其他民事法律部门的管辖之下,所以不动产仍然是财产法的主要内容。

在美国,财产法具有很浓的地方色彩,因此它比合同法和侵权法具有更大的州际差异。例如,美国的大多数州都不承认共同财产权,但是曾受大陆法系影响的路易斯安那、德克萨斯、新墨西哥、亚利桑那、加利福尼亚、华盛顿、爱达荷、内华达、威斯康星等九个州仍承认共同财产权。按照普通法的分有或独立财产权原则,夫妻只能拥有自己所得的财产。而按照共同财产权制度,夫妻可拥有对方所得财产的一半。除各州法律以外,如联邦住房法等联邦立法也具有财产法的性质。

(七)公司法

美国的公司法属于商务企业法(the law of business enterprises)的组成部分。而且它主要是以州法律的形式出现的。由于各州的公司法并不尽同,而且美国在内战之后消除了州际商务限制,所以很多美国人都愿意到那些法律环境优越的州去成立公司。例如,特拉华州的公司法最为宽松,因此美国的很多公司都到该州去注册,尽管其商务活动可能根本不在该州。美国法学会于1984年制定的“标准商务公司条例”(Model Business Corporation Act)只得到约一半州的采纳。在联邦法律中,证券法和反托拉斯法等都对公司活动有较大影响。在英语中,商务公司(business corporation)一词不仅包括从事商业和贸易活动的公司,而且包括从事生产、采矿、金融、保险、运输等活动的公司。

(八)保险法

保险制度是近代资本主义发展的产物。它起始于海上保险,后来又有了火灾保险和人寿保险等。随着保险业的发展,一些国家便制定了有关的法规。在这方面,欧洲大陆发展较早,而英国到1906年才颁布了“海上保险法”。美国没有全国统一的保险法,各州的保险法虽不完全相同,但一般都包括保险公司的成立、保险业的财务监督、投保人的利益保护等方面的内容。各州还设有专门管理保险业的行政部门。

在现代美国社会中,保险业涉及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保险种类也异常繁多。除了常见的健康保险、人寿保险、海上保险、火灾保险、汽车保险、旅行意外保险等外,还有疾病保险、残疾保险、失业保险、罢工保险、公务员保险、家畜保险、雨水保险、冰雹保险等。美国人的保险意识极强,特别是健康保险,几乎人人都有。这大概是因为美国的医疗费用太昂贵。此外,很多美国人都会其耐用消费品进行保险,这种保险不同于我国的家庭财产保险,它实际上是具有保修性质的故障保险。

(九)商法

在美国及其他普通法系国家中,商法是一个相当含混的术语。在很长时期内,美国律师多认为商法是一个内容范围极广的概念,因为律师的大多数业务都在不同程度上具有商业性,甚至连属于公法领域内的税务问题也可包括在内。20世纪中期以来,商法逐渐成为一个相对明确的法律概念。

在美国,商法主要属于州法律的范畴。虽然美国宪法第8条第1款被称为“商务条款”,但其主要涉及国际和州际的商业活动等问题。1957年,美国统一各州法律全国代表的大会通过了《统一商法典》(the Uniform Commercial Code)。目前,美国各州都在不同程度上采用了该法典。

按照《统一商法典》所规定的内容,商法包括:商品的销售和租赁(sales and leasing of goods);资金过户(transfer of funds);商业文件(commercial papers);银行押金和托收(bank deposits and collections);信用证(letters of credit);整体过户(bulk transfers);仓库收据(warehouse receipts);提货单(bills of lading);投资证券(investment securities)和担保交易(secured transactions)等。

(十)税法

税收是美国财政收入的最主要来源。美国税收种类很多,如所得税、财产税、销售税、消费税、遗产税、赠与税、执照税、社会保险税、印花税、股票过户税、失业税、使用税等。在各种税收中,所得税占的比重最大。例如,在联邦税收中,个人所得税占一半以上;公司所得税占四分之一左右。

美国的税收以联邦税收为主。无论从税收金额来说,还是从税收种类来说,州和地方政府的税收都比联邦税收少得多。因此,在美国税法中,联邦税法占有重要地位;而在联邦税法中,联邦所得税又是最为重要的一个。

美国人的纳税意识很强,实际上美国人良好的纳税习惯主要是由严格的税收管理制度所养成的。

税务法院(Tax Court)是美国联邦政府中重要的税务司法机关。1924年,联邦政府建立了一个税务上诉委员会,专门受理纳税人不服国内税收官员决定的上诉。1942年,该委员会改名为税务法院,并于1969年成为联邦法院系统的组成部分。该法院的基本职权是审理关于拖欠联邦税的案件。该法院虽然设在华盛顿,但是可以在任何时间于美国任何地区开庭审判。

(十一)环境保护法

约翰•史密斯船长(John Smith 1580~1631;北美第一个英格兰移民区的创建者)曾经说过一句在美国广为流传的话——“天地造就了一个供人类居住的最好地方”。(Heaven and earth never agreed better to frame a place for man’s habitation.)美国堪称地大物博。然而,随着人口的增长和工业的发展,资源不仅有限,而且很容易遭受破坏。于是,美国联邦政府和州政府都采取了一系列保护自然资源和环境的措施。

1970年,美国联邦政府成立环保局(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 EPA),负责协调和监督美国的环保工作;并于同年颁布了“全国环境政策条例”(National Environmental Policy Act)。该条例至今仍然是美国最重要的联邦环境保护法律之一。除了政府机构之外,美国还有许多民间的环境保护组织,如“美好地球基金会”(Good Earth Foundation, CEF)等。

在美国,环境保护问题对工业发展有着重大影响。按照联邦和各州法律规定,任何重要的工业开发项目、任何大型工矿企业的建立,以及与环境问题有关的规章制定等,都必须在提出建议或计划时提交一份“环境影响报告”(Environmental Impact Statement),以说明其可能对环境造成的影响。此外,由于美国的环境保护法律规定相对来说比较严格,所以一些美国企业也在竭力寻找环保成本较低的国家去开办工厂。

(十二)家庭法

在美国,家庭法亦可称为“家庭关系法”。它涉及婚姻、夫妻关系、离婚、分居、父母子女关系、收养、监护和供养等问题。

美国的家庭法完全属于州法律的范畴,联邦政府物权在这一领域制定法律。不过,联邦宪法可以在保护公民自由权利的角度影响各州家庭法的制定和实施。从历史上看,美国的家庭法受英国普通法的影响很大。由于各州的传统不同,所以各州的家庭法也存在较大差异。有些州要求结婚不仅要有结婚证书还要有正式的婚礼;还有些州则仍然承认普通法婚姻,即无须结婚证或者婚礼的婚姻。

在美国的有些州有专门的家庭法院(family court),虽然这些家庭法院的权限因州而异,但多数都具有以下几类诉讼案件的管辖权:(1)虐待儿童案件;(2)供养诉讼;(3)确定亲子关系和供养婚外生子女的诉讼;(4)终止监护权的诉讼;(5)未成年人违法案件;(6)家庭罪案件等。

(十三)知识产权法

美国早在1970年就由国会颁布了《版权法》和《专利法》,后来经过多次修订,逐渐扩大保护的范围。从20世纪中期开始,美国的现代知识产权法律体系逐步形成。一方面,在传统知识产权领域内的法律规定更趋完善,例如,现行的《商标法》(即“兰海姆法”)是1946年颁布的,《专利法》是1952年颁布的,《版权法》是1976年颁布的;另一方面,法律保护知识产权的领域也在不断扩大,例如,商业秘密、电子数据等都成为了知识产权法律的保护对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参考书目:《法律英语——美国法律制度》(第四版),何家弘,法律出版社。